每个人都曾是一个死小孩—–致《新世纪福音战士:终》

发布于 / 生活随写 / 5 条评论

从不吝于给观众带来满满恶意的庵野秀明,终究还是向世界妥协了。

生活中每个人都在追求对自己的补完,每个人都曾是死小孩,但死小孩总有一天能成为大人,而大人总会在寂静无声的深夜里会想起自己令人厌恶的过去

我并不是EVA的忠实粉丝,也没能在二十多年前见证它的横空出世,距离我第一次看完TV版也不过是五六年前的事情罢了,我也没能追逐它的成长,几部剧场版也只是想起来在闲暇之余才一部部慢慢看完。

但是第一眼我就沦陷了,因为真嗣太像我十几岁时的样子了,浑浑噩噩不知所以,自以为心已绝望逃避着现实,缺乏着爱又无比渴望,面对亲情拧巴而又叛逆,不敢表达自己的情感宁愿封闭一切。

他只是个死小孩,人人都曾是死小孩,死小孩不明白如何才能长大为靠谱的大人,在人类补完计划中,要进行肉体补完和心灵补完,成长也许就只是谈恋爱到结婚,是从上学到工作, 从手中的游戏机到洗碗池,从倔强到向世界妥协,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选择和答案,而真嗣历经世间绝望与苦难,希望与遗憾,也最终摘取了幸福的果实。

就像明日香说过的那句话一样:我想当时我喜欢上了你,但我比你更早成长为了一个大人。明日香早已在剧情中暗示了已经从傲娇马尾大小姐演变成了一个有充足人生阅历和恋爱经验的成熟女人了,而真嗣那一刻还是那个死小孩,他需要的是一个能呵护他能照顾他能理解他,在感受在他失意时安慰他的温暖母亲,而不是一个能和他激烈拥吻的恋人

事实上,新生的凌波复制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确实扮演好了一个母亲的职责,也许就从那一刻开始,有什么东西在真嗣的心中萌芽了

成年人的破防并不需要冗长的剧情或恢弘的场面,也许仅仅只是两三秒钟的对白就可让你嚎啕大哭不能自已

葛城美里:儿子能为父亲做的唯一的事,要么拍拍他的肩膀,要么杀了他
真嗣与碇源堂的矛盾冲突也终于在最后的剧场版中迎来了结局, 其实父子两个人简直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情感傻瓜,他想要爱过孩子吗?我相信是有过的,而他的复制人渚薰就恰好是人格的反面,将无尽的爱意都想要给予自己的儿子,但是他的主人格呢?他对碇唯的爱意纯粹而又疯狂,他无数遍质问过神灵们为什么要夺走他的毕生挚爱,为什么要将自己心中的唯一光明送给自己而又狠心地撕裂它?他害怕见到孩子,心中的恨意与悔意使得他不敢去爱自己的孩子,他将对碇唯的感情化作纯粹的对神明的滔天恨意,无论用什么手段都将完成复仇 ,都要再次见到心中挚爱。

“你想要他的幸福来让你幸福” 加持说出了渚薰也就是碇源堂深藏在心底的柔软,在极度的理性下隐藏着傻瓜式的爱意。
“你已经长大成人了,真嗣” 碇源堂也在真嗣身上看见了唯的存在,父与子最终和解。

碇源堂对碇唯的爱:炽烈得荡气回肠 危险得无以加复
碇源堂(渚薰)对真嗣的爱 :温柔得如冬日暖阳 恍惚间的却又内敛得比海都深

只是最后的结局略显突兀,因为谁都没能想到真希波居和真嗣凑了一对(阿姨老牛吃嫩草啊喂)虽然我很想吐槽可能是庵野秀明剧本写着写着发现由于各种冲突真嗣直接偏离大纲根本没法和明日香或者凌波在一起了,直接在后面的剧情中空降一个女主下来完成使命。

而渚薰和凌波的情况我猜测是这样的:渚薰其实是其父亲碇源堂的复制人, 凌波是他母亲碇唯的复制人,这两人在一起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因为渚薰一直不求回报的像给予真嗣幸福,甘愿为了真嗣奉献一切。在剧场版中曾交代过,之所以凌波复制人都会对真嗣抱有好感都是因为在制造过程中设定好的情感,那么同为制造出来的渚薰会对本该是陌生人相见的真嗣爆发出超越了爱情友情的感情也说的过去了,另外在剧场版中加持也称呼渚薰为司令,这就直接佐证了渚薰的身份

这是一个几乎全员都取得胜利的圆满结局,它给予的是希望与新生,而我们终将带着希望回归现实,在现实生活中迈着坚定的步伐继续走下去

再见了,所有的EVA

再见了, 所有的死小孩

参考资料:福音战士新剧场版:终 – 维基百科
Amzon.com在线观看EVANGELION:3.0+1.01 THRICE UPON A TIME

本文基于《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CC BY-NC-SA 4.0)》许可协议授权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沧水的博客 » 每个人都曾是一个死小孩—–致《新世纪福音战士:终》
  1. 蓝火加特林

    一直不敢去看终,怕以后再也没有可以期待的eva了

  2. eva

    我记得玛丽是唯的学妹吧,,,大十岁了都

  3. 路人丙

    卧槽,熏原来是他爸复制人??你他娘说的还真有点道理

  4. 佚名

    哭,都给我哭

  5. overlan

    再见了